当前位置: 首页 > 武侠仙侠 > 悟道三国 > 第一卷 一世情缘
第一章赶尽杀绝,借珠还魂
作者:猪的幸福  |  字数:3967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2-03-14 09:39:30 全文阅读

东汉末年,党锢之祸后,更是宦官当道,民不聊生。爆发黄巾起义之后,更是由十常侍统领朝纲,买 官卖官问题十分猖獗。汉室宗亲刘济因为刚正不阿,得罪了十常侍中的张让,被张让假传圣旨,派兵诛杀在任上。重阳节时全家八十余口,惨死在府内,只逃出刘勇一人,得以延续着刘家血脉。

刘济的老管家刘学武,带着独子刘星,主仆三人一起奔赴河内郡,投靠刘勇的老丈人任昂。这任昂早年间和刘济同为汉臣,两人相交甚密,素有通家之好。任红昌打小就跟在刘勇屁股后面玩,而刘勇又处处维护于她。

两家人看着孩子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,更有情窦初开之意,才有了儿女亲家一说。任昂把女儿任红昌许配给刘勇为妻,两人还相互之间留下了定情信物,做为凭证。刘勇送给了任红昌一串伴生手链,而任红昌则把自己出身时,就随身佩戴的项坠赠与了刘勇。

一路之上,主仆三人为了逃避官兵的追杀,老管家刘学武还身负重伤。他拖着残躯,历经了千辛万苦,才把二人送到了河内郡任昂的府邸。可是刘学武却因为伤重不治,而在见到任昂之后,一颗悬着的心得以落地,这才撒手归西了。可是老管家又怎么能猜到,任昂此时的想法呢?

“刘勇,明年的今日,就是你的祭日!冤有头债有主,你千不该万不该,再来到任府纠缠小姐。就你现在的模样,又有哪一点配得上我家任大小姐?难道你想让我们任府上下,所有人都为你赔上身家性命不成?我乃任家老奴任弼是也,今日就替老爷做主,替小姐做主,取你的狗命,你就拿命来吧!”

再看那四个家丁模样的人,这时都已露出了狰狞的面孔,他们把身上的腰刀拔出,直吓得刘勇瞠目结舌,呆立在当场。中间的任弼更是一脚就把小公子刘勇踹倒在地,然后举起手中的大刀,就要把他的脑袋砍将下来。

只听得土地庙外一个声音传来:“无量天尊,尔等休要造次,看在贫道的薄面之上,能否放过这位小公子一命呢?我看他面相清奇,不像是个薄面之人……”

那举刀之人也不答话,只见他一个力劈华山,一刀已经劈向小公子的脑袋!而另外三人一起都冲向庙门,因为老爷任昂早已吩咐过,行事期间必须要周密,更不可让外人得知,以损任家颜面。所以他们四人才会把刘勇和刘星二人,都带到这个离家数十里外,落破的土地庙内行事。可哪能想到,就是这样的小心翼翼,还会被外人给看到了。

那刘星大叫一声,就扑向刘勇,他想要用身体护在小公子身前,就是为了保住刘勇的小命,以待来人搭救。因为父亲刘学武一直教导他,刘济一家对自己有大恩,需要以死相报,才不负为贤臣孝子的赤胆忠心!可是他一个少年郎的速度,又怎么能快得过单刀呢?那任弼的一刀已经砍到了刘勇的脖子之上!

刘勇被任弼一脚踹倒在地,直摔得七荤八素,他一个从小养尊处优的大少爷,又怎么可能反应迅速?在单刀砍断刘勇的脖子时,他的鲜血彻底染红了颈上挂着的那个夜明珠项坠,那项坠吸入刘勇的鲜血后迅速变红,吸血的速度也越来越快。当达到临界点之后,突然间那血红的夜明珠就爆发出耀眼的光芒来……

那庙外的道人看到了这道血光,再掐指一算,总算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,此时他才真正的心满意足。这小公子的命相本该如此,这才是自己要搭救之人啊。他这才推开庙门,闯了进来。可是迎面就是刷刷刷三刀,只见他身形闪动之下,已经连出三脚,把这三个胆敢阻拦自己的家丁都踹倒在地,再也动弹不得了。

那道血光闪动之时,小公子刘勇的魂魄已经离开了这具身体,被一旁等候多时的牛头马面,直接给锁拿归案了。而陈勇的魂魄也在此时,附体到刘勇的身上,成为了这具身体新的主人。由于衔接连贯,刘勇的生前记忆,同样被陈勇所继承下来。

那颗被鲜血染红的夜明珠还有另一个功能,在牛头马面锁拿住刘勇的魂魄,并且带他离开阳间之后,竟然又发出一道红光!而这道红光,竟然把夜明珠内的血色全部剔除,令时光倒流了回去!这时土地庙内外之人的记忆,全部已被清除干净了,但是这颗夜明珠也对陈勇有了一定的影响……

陈勇就感觉到脑后生风,他心知不好,一个翻身,就使出沾衣十八跌的功夫,这才堪堪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刀!这时他的脖子上戴着的夜明珠项坠,突然就发出了耀眼的光芒来,让土地庙内的众人都是一惊,每个看到这珠光之人,速度都不由自主的慢了下来。

陈勇赶忙起身,他这才发觉自己浑身酥软无力,别说一个鹞子翻身想站起身来了,哪怕自己想挣扎着坐起来,都是难上加难!那行凶之人更是把手中的单刀一横,又向陈勇连续砍剁开来。

陈勇这才发觉,这副身体真是羸弱之极,他当真是只待宰的羔羊,已是闪无可闪,避无可避了。陈勇暗道不好,吾命休矣!自己穿越时空,来到了这个世界上,还不知道这里要发生的一切,就已要命丧当场了。看来自己唯一的希望,就只能是祈求庙外之人,赶快进庙搭救自己了,他可不想这么快就死去啊……

谁又能想到,刘星此时已经扑倒在陈勇身上,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他,以防任弼的乱刀砍剁下来。那任弼只是被这珠光晃了一下,他一愣神之后,随即手中的单刀又砍将下来!这一刀之狠,直接砍透了刘星身上的寒衣,正砍在刘星的后背之上!这一刀力量之大,陈勇在刘星的身下,都能感觉到这一刀之力!

正在此时,庙门已被人打开,陈勇就看到那庙外走进一个道人来。只见他身形闪动,已经踢飞了庙门口的三个正要行凶的家丁,而后他就来到了任弼的身前。那道人伸手就夺过了任弼手中的单刀,随后又飞起一脚,把任弼踢飞了出去,然后便俯身查看陈勇和刘星的伤势来。

陈勇只见这四人顷刻之间,已被这道人给击倒在地,他那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地。陈勇心知自己已是被救了,提着的那口气一泄,这副羸弱的身体,在夜明珠散发的淡淡亮光中,又晕死过去……

等陈勇再度醒来,他发觉自己还是在这土地庙内,面前站立着一位鹤发童颜的道人,他正面露微笑的看着自己。陈勇马上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一幕,他赶忙翻身想爬起身来行礼,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疼痛无比,连坐起身都难。

陈勇赶忙挣扎着坐了起来说道:“多谢道长救命之恩,小可浑身无力,不能给道长行礼,还请道长恕罪。我那仆人刘星他怎么样了?他现在还好吗?还请道长务必要出手搭救于他……”

那道人说道:“无量天尊,小公子不必多礼。你我相逢就是有缘,才会在这土地庙内相见。你那仆人十分忠义,贫道总不能见死不救吧?你就放心吧,贫道刚给他上过了伤药。他的运气不错,没有伤到筋骨,用上贫道的丹药后,很快就会恢复如初的。只是贫道不知,这四人又因何事?要致你们主仆二人于死地呢?”

只听得旁边有一人说道:“你这道人,还是不要惹事生非的好,这人乃是十常侍传旨要杀之人,已经有内侍来到我们任府传达下必杀令了,要我任府上下不得包庇于他!否则的话,我们任府所有人,都会被抄家问斩,祸灭九族的!难道你这道人也想要趟此浑水不成?你就不怕因此给你那山门,招来灭顶之灾吗?”

陈勇听到此话,脑海里面已闪现出了刘府被官兵缉拿的画面。自己一家老小,全部被官兵追逐捉拿,大多数都已被捆绑起来,推出府门外!要不是忠仆刘学武冒死救下自己,拉着自己不可喊叫,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吧,自己势必要被那些官军发现!自己亲眼看到父亲刘济被他们扒去了官服,打落了官帽,披头散发被按倒在地!

那一刻父亲看到自己被老管家刘学武,用力拉着离开的一幕,父子对望的一眼,他的眼中却浮现出一丝笑意!在那混乱的场面中,自己还亲耳听到那些官军喊道:“务必要把刘府中人全部擒拿归案,宁可错杀一千,也不可放走一人!”

陈勇失声问道:“此话当真?那追杀我们之人,竟然察觉到我们三人要投奔此地了吗?他们就提前来到任府,专门在这里以逸待劳?我的爹爹,娘亲,和兄弟姐妹们,他们大家可还好吗?”

那人又开口说道:“刘济一家八十余口全部被斩杀当场,无一幸免!但是那些官兵在验尸过程中发现,百密一疏,还是走失了小公子刘勇,这才会四处追杀于你!我任弼为了任府的安危,只能带着小公子来到这土地庙内,诛杀于你,来救任府所有人的性命安危!刘勇你说说看,我这么做,难道也有错吗?”

陈勇眼含热泪说道: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!我说为什么任昂任伯父会在那个时候,还让你们四人带着我二人离开任府?原来他是怕我们主仆二人会连累任府上下,才会出此下策……可是你们把我主仆二人送出府去,告诉我们两人真相也就好了,你却为什么一定要诛杀我们二人于此地?”

任弼抬眼看了看那道人,见他站立当场,并没有任何表示。想了想还是开口说道:“小公子你有所不知,这河内郡已被内侍进驻了!你们主仆三人,恐怕一过黄河就已被他们的人盯上了。哪怕你们入郡时没有被人发现,可是当你们进入任府之时,也必定会被内侍留守的密探发现的!

恐怕此时任府已经被并州刺史派兵包围了,我们四人不拿回小公子的首级,估计老爷全家就会被祸灭九族的!不是我家老爷不顾情面,非要诛杀于你,而是他也有迫不得已的苦衷,不得不如此行事才行啊!

老爷不忍心在府内做这种事情,才会让我们四人带小公子出府,便宜行事。在土地庙内诛杀你们主仆二人是我任弼的主意,和我家老爷无关!在这种时候,我总不能让老爷为了故人的情面,而断送了任府所有人的生机……”

陈勇的心神被那颗珠子所动,他仰天长叹道:“天地之大,难道就没有我刘勇的容身之所了吗?如若我们主仆二人在这里逃走,你们任府上下所有人,就真的会被那内侍之人灭门!这种局面,我又怎能让岳父一家人为我受难?”

任弼说道:“刘公子,你家的事件就摆在眼前,你说他们内侍出手,还会有什么顾忌吗?更何况你父亲刘济还是汉室宗亲解渎亭侯刘淑之后,都会惨遭这灭门之祸。而我家老爷任昂的生死,他们又怎么可能会有所顾忌呢?”

陈勇爬将起来,跪倒在那道人身前,向他磕了三个响头才说道:“承蒙道长救命之恩,小可不胜感激!然十常侍祸乱朝纲,才会有我刘家这等祸事!我刘勇感激道长搭救之恩,但是却不能独自逃生,陷岳父任昂一家于危难之间。

小可恳请道长大人大量,收下我这忠仆刘星,带他离开这是非之地,也算是尽了我们主仆之情。我甘愿授首,死在任弼的刀下,让他带着我的首级,以便搭救任府上下所有人的性命,免除任府的灭门之祸!”

捧场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

章节评论

段评

0/5000
发表
    更多内容加载中...

    设置

    阅读背景
    字体大小
    A-
    16
    A+
    页面宽度
    段评开关
    <fieldset id='gEM'><kbd></kbd></fieldset><sub id='tYdOg'><marquee></marquee></sub><optgroup id='yULQCGC'><bgsound></bgsound></optgroup>
      <fieldset id='jNBOsu'><fieldset></fieldset></fieldset>
        <blockquote id='vvLqQtjU'><b></b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<option id='VMVRQ'><em></em></option>
              <ol id='etbg'><big></big></ol><base id='IC'><label></label></base>
                <bgsound id='BRTDmwAI'><center></center></bgsound><pre id='irV'><blink></blink></pre><blink id='TTaBxm'><kbd></kbd></blink>